楼主: 夜川

[原创] 孙一峰的赌神传奇 [复制链接]

UID
2113516
帖子
29
在线时间
11 小时
牛矿石
179
节操
9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19
发表于 18-6-28 03:44:49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文豪啊,牛逼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33
在线时间
39 小时
牛矿石
3767
节操
40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2 03:47:57 |显示全部楼层
中场时间焕佳并没有回到休息室,而是继续留在比赛房,身体无力地瘫倒在了椅背上,眼睛也失去了原有的光亮,张开的嘴里不时传出阵阵哀鸣。
“怎么样**开心吗?”
即便是在中场休息,比赛房在原则上也是禁止非当前比赛选手进入的。也不知道常佳使得什么手段让门口几个保安都奔向了厕所。趁着这会儿功夫,她便溜了进来,将一瓶还冒着冷气的宝矿力放在了焕佳面前。
“开心个毛线,我现在好想死啊!”
焕佳娴熟地用单手就拧开了瓶盖,喝了两口后似乎想起了点什么,张口就问起了孙宁去的去处。
“因为还没搞清楚比赛规则,所以被表姐拉着恶补相关知识去了。”
这个结果也到蛮符合少女的预期,倒不如说不出点什么状况才是最奇怪的状况。
“感觉你的话变多了……”
“有吗?”
这个一向用兔子手偶说腹语的丫头,一时间没戴着兔子也没发出那种奇怪的腹语,着实让焕佳有些奇怪。但这些变化终归还是好的,正常人就应该这样才对,所以她也没有仔细深究其中的原因。
在常佳离开比赛房后,焕佳才会想起了她的脸蛋从进来开始就有些泛红,离开的时候脚步也显得有些许摇晃。在结合她的行为来看,焕佳很快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“不会是感冒了吧……”

另一方面,在中国队的休息室里。
张芠妡正不厌其烦地向某一个弱智少年解释着本次的赛规。
“这个包责是什么意思?”
“就大明杠杠开的情况下,点杠的那家独自支付**的分数。另一种情况是这次比赛凡是提供大四喜刻材或者杠材的,无论最后大四喜是**还是别家点炮,都要支付一半的分值……”
“白板上面为什么刻着白字?”
“那是为了防止选手轰盲牌,曾经有过一个人把十八张牌都轰成了白板,所以世界规则里的白板都刻上了‘白’来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……”
正当孙宁要问下一个问题时,一直坐在边上的叶南琴悄悄靠了过来,用手指适宜他先别说话,然后她便用手扯着喉咙,尽可量地模仿出了男性的声音,在芠妡耳朵边低语。
“今天**的图案是……”
“熊……”
芠妡在说出第一个字的瞬间就意识到自己给耍了,如果自己穿得是性感的黑色蕾丝,这个时候还能摆出成熟女性的一面……
羞耻、挫败、屈辱。一系列叠加的情绪迫使她连抬起头都做不到,如果可以的话,她想要现在就从甲板上跳下去,也好过继续待着房间里等待即将发出的讥笑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于是芠妡陷入到了抓狂。她大叫着用枕头压住了自己的头,以此来躲避其他人的视线。孙宁刚要伸手拉她起来的时候,叶南琴却一把拉住了他。
“别管她,说实话其实我也没看这次的赛规。比起关心她的现状,我认为小宁还是关注一下自己的对手比较好。”
说着她走向那个兔子手偶,打了一个招呼后才拿走了**,把电视节目从现场直播切换到了东京电视台。
“动画片?”
“这也是我没料到的情况……”
叶南琴在房间里一番搜索后找来了电视能切换的信号台,好在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是放送动漫或者综艺节目的电视台,内容也正好说道此次日本队的大将孙绪冬。在摄像镜头捕捉到孙绪冬的脸部特写时,叶南琴立即就按下了暂停,她用手戳了戳那个粉色脑袋问道。
“你有没有觉得这张脸很面熟?”
“不觉得。”
“你再仔细瞧瞧。”
孙宁将目光聚焦在了一条细缝,从像素层面彻底扫视了一番这幅特写后,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判断。
“你就没感觉她长得很像你妹吗?”
见孙宁依旧摇头,叶南琴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。事实上她也没能瞧出来照片中的少女和焕佳又哪点相像,很明显她们所使用的口红色号都不是同一种。
“难道韩宗的不是我们?”
叶南琴给孙宁翻出了手机的聊天记录,“线人”发来了一副对比图片,照片上的焕佳还没有把头发留长,如果把头发的颜色替换成粉的,长得确实和孙绪冬有几分相似;另一张照片则是孙宁的,那是一张女装照片,除此之外他还戴了一顶粉色的假发……
孙宁对着这些照片先是一愣,脸上的笑容尴尬且僵硬,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件事情。这些照片除了他自己以外,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有——钱思媛。


中坚战南风局。
在确认手牌之后,除焕佳之外的三人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。先说日奈部,她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的问号;接着是沃拉,她很惊异自己居然能在有李玲绮的赛场上抓到三张东风。是李玲绮的力量被削弱了,还是说她和日奈部的力量对冲了?为了搞清楚状况,她将目光投向了李玲绮。
那张商业微笑的扑克脸此刻正浮现着惊愕与愤怒,还有不可思议。别说是她的对手,就连她自己,整个韩国队的教练团都没能想到,她的手上既然会没有任何一张字牌也没有任何一张幺九牌。
虽说不能百分百下判断,但李玲绮相信一定是刚才的幽能波动影响了这个牌桌上每一个人,并且暂时封印了她们的能力。也就是从现在开始,她们只能以牌技来决出胜负。
“我现在就告诉你们,你们三个都得死!”
李玲绮听不懂孙焕佳在说什么,只是依稀感觉到她手头的牌很大……不,这种气势应该已经听牌了,战术和上半场不一样了。

与此同时的解说台。
由于黄旭东先前就扬言看好李玲珑,结果下半场一开始她就连字牌都没法摸到。孙一峰便调侃起了他,弹幕上的二五仔也跟着带起了节奏。
“**这个游戏是会这样的啊,谁都有运气不好的时候,又不像大哥可以开挂。”
“开个毛,我再说一遍,老子没有开挂。看比赛看比赛。”
碰巧OB扫到焕佳的手牌,一连串问号霎时间席卷了这个频道。孙黄二人都没瞧清,但也能猜到问号刷成这样,少说也是胡个清一色。孙一峰瞧了一眼当前的赔率,平行的眼缝已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“专业解说下个判断啊。”
他故意把嗓门拉的大,还顺势拍下黄旭东的肩膀。黄旭东平日里虽也好排面,可也不是傻子,这样低级的拱火计量对他毫无作用。
“我不要。”
“判断都不敢下,你还是不是男人。看哥来下,李玲珑打得真是好。”
“她打得是还不错。”
就目前的表现在来说,李玲珑表现着实出色,即便是在这样劣势的开局下依旧保持着稳定的发挥。哪怕知道这话茬不能接,但黄旭东内心深处那颗属于专业解说的心脏,让他无法不赞同孙一峰的观点。
就是这话一出,弹幕上又刮起一阵功利逼的节奏。
“打得好夸两句怎么了,要是焕佳打得出彩一点,我也会夸的呀!你们觉得焕佳有实力,是因为她起手好,听牌快,可她又胡不了。你们看比赛是会觉得什么李玲珑也就这样了,真得坐在牌桌上打牌的时候,你就感觉她无限强。你们等着瞧,这局她要是没胡,等一下就要放大招了。”
“祭方天画戟咯?”
“对的呀。我Infashion天下第一啊。”
说完黄旭东还摆了一个造型,哪知道这话一出,比赛房内就传来了一记清脆的响声。
焕佳将三万重重地甩在桌上,霸气向众人宣告自己的胜利。
“**三万,清一色三暗刻不求人花牌六,50番闲500庄510。”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节操 +2 收起 理由
冀求 + 2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33
在线时间
39 小时
牛矿石
3767
节操
40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6 01:41:01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先封印除自己以外的能力,然后只拿出刚好击败对手的力量对局,真不知道该说是吝啬还是恶劣。”
冰尹用手指拨弄着黑色的秀发,眉间紧锁,眼珠在大小两个屏幕里来还打转,声音满是无奈。坐在她身旁的李纪冬则是一脸的诧异,她和其他选手一样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。如此艰辛的中坚战,对她们来说都还是头一次。
“原来中国也有高手啊。”
李恒菜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和焕佳交过手的事情,在她的世界里,屏幕里的这个中国队中坚非常有实力,和自己至少也是有五五开。
“你的实力,去了就是送外卖。”
角落的位置传来一阵阴暗的冷笑,李恒菜转过身刚准备破口大骂,却发现说话的家伙是个自己没法招惹的货色,硬生生把到喉咙边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“真希望副将战也有这么强的人……要是没有的话,可能就没有大将小姐出场的必要了。”
冰尹瞄了一眼副将战的名单,日本队的赵宇曦、美国队的约希娅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若是按照先前的名单由自己出场,定是讨不到半点便宜,能不丢分就可以偷笑了。中国队的黄常佳可能是这场唯一的得分点,但她的积分排名却很有问题,九十八的世界排名似乎是可以为了上排行榜而凑的分数,每一场比赛只要得到积分名次,下一场就直接弃权。
若是害怕自己的打法或者能力被人研究,完全可以在团队赛中混积分,可她的积分却全是个人赛的成绩,团队赛的记录这还是头一次。不过要上场的又不是自己,那种怪物还轮不到她来关心……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33
在线时间
39 小时
牛矿石
3767
节操
40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6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上一次打牌的时候出汗是什么时候,李玲绮已经不记得了。
三年前?四年前?
即便是在个人赛上撞见李蒂秀,她也未曾像现在这样紧张。
是因为明知道会输才会那般从容吗?
是因为不知道会输才会这样害怕吗?
两者都不是。
胜负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在马路上行走一般。
她早已忘却了胜负的意义,就连自己为什么要打麻将的理由也不记得。
每天起床,吃饭,然后在牌桌上自摸,最后睡觉。和大多数上班族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,她将原本的娱乐也变成了工作。职业雀士的生活日复一日,但她从未想过这样无尽的循环是为了什么。
不对,她想过。但根本找不到答案,所以很早以前就已经放弃了思考。
继续训练,然后参赛。
她不像李纪冬,比赛输也好赢也好,都不太打紧。
真是奇怪啊,既然没有胜负心,那么自己到底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比赛?
越是思考这样的问题,就越是头痛欲裂。

“打麻将难道不是为了快乐吗?”
李蒂秀是这样回答我的。如往常一样,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的令人安心,但这位大小姐的想法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快乐吗?
对于李蒂秀而已她的快乐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她还太单纯。而对李玲绮来说,只有一种情形的麻将,她才有可能感到快乐——
李玲绮中断了这些的思考,攥在胸前的拳间不时开始洒落出一些金黄色的粉末。

比赛房的空气较上一局来说又浑浊了几个层次。当然这选手排出的二氧化碳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,为了保证每一位选手都能全面发挥,主办方甚至对房间内的氧含量都做了调整。
尽管空气成分仪没能发现,但日奈部却能清晰地感受到,这个房间内出现了什么。李玲绮周围的风,尤为奇怪。那根本不是风该有流动方式,仿佛在她的身后站着什么巨大的东西。
她揉了揉眼,想要看清一些,无意间却在这时对上了李玲绮那双犀利的双眼。
那是双几乎能把人瞪穿的眼睛。
四目交汇的瞬间,日奈部已经下意识地伸手去扯自己的嗓子眼,若不这样做,她根本无法确信自己的脑袋还连在脖子上。

“糟糕了,韩国队那丫头连‘出马’都用上了。”
御坂一眼就瞧出了李玲绮的路数,然后熟练地从外套内兜里取出了一根百奇,叼在嘴里,下意识地从裤子口袋摸索起了打火机。
房间内除了孙绪冬外,所有人都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词汇感到陌生。

“‘出马’是什么?”

张芠妡也是个没听说过出马所谓何物的主儿,自然也对叶南琴嘴里的出马有几分好奇,只是她前嘴刚一发问,孙宁就在背地里接了一句“想不到……”。话都没说完,电视的遥控器就从少女手中脱手而出,十分巧合地砸在了他的头上。
“不要意思,亲爱的。手滑了。”
当事人对此表示只是意外。
“出马,也叫出马仙,是一种北方萨满的原始巫术,将鬼神的力量强行附于自己的身体。”
叶南琴仿佛是早已看穿一切那样,只是等到他们安静下来再对出马做出了解释。
“某种程度上和日本神道教的凭依十分相似,不过区别十分明显……”


“能够凭依到神明比起出马级别要高出好几个层次,像是拥有长野血统就能够凭依天手力或是建御名方神,只要血统纯正就连主神级别都有机会尝试凭依。不过出马就不行了……”
在孙绪冬解释的时候,日本队的选手都不自觉地朝着长野出生的半藏看了一眼。不过感受到视线的本人,对孙绪冬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,只能发出懵逼的嘤嘤声。


“出马的极限便是所谓‘狐黄白柳灰’的五仙家,简而言之就是和妖怪无异的存在,在糅合了南派的符箓后,才延伸出出马‘八部众’的手段。而且无论是五仙家还是八部众,都需要几十年的后天修炼。不过李玲绮是韩国人,自然不可能会用正宗的出马术,我想她应该是用了强制出马,不过手段会有强烈的副作用……她到底出马了什么东西?”
叶南琴实在没想到韩国队居然会留这样一手,看着李玲绮飞速的进章,她已经为焕佳捏了把冷汗。即便现在搞清楚李玲绮出马了什么妖魔鬼怪,也已经为时过晚。
孙宁睁大眼仔细地瞧着李玲绮的一举一动,不过每一次因为她身后晃动的黑影而走神。瞧了许久之后,他才确定那是黑影是个人形。
身上披的是黑虎吞天连环甲,胸前挂的是红棉百花袍;勒甲的要带上有头玲珑蛮狮,垂下的盔缨则是三股叉。胯下的战马虽只剩得骨骸,但手中那杆画戟依旧八面威风。要说美中不足地方大概只有头盔下空洞的黑影了。
“出马的东西?你是说她身后的盔甲吗?”
孙宁可以确信这套盔甲里没有人,只是普通的盔甲。
普通到像是会出现在游戏或者影视剧当中。
或者说这样的东西就应该出现这些地方。

“你……看得见!”
御坂嘴里的百奇被吓到了地上,发出了碎裂的咔咔声。
粉毛的少女头发拨回耳后,回过头,稍显呆滞的目光充斥着更多的不可思议。
但在下一秒之后,她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她用着左手轻轻地敲击了桌面,视线也从比赛直播游离,望向了窗外的阴霾,紧握着搅拌勺的右手在早就凉掉的咖啡里打回地打转,逐渐地也停下了动作。
“是你们看不到。”


呐,蒂秀。
什么才是你打麻将最快乐的时候?
是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的时候吗?
是第一次团队赛上1v5的时候吗?
还是和在意的人一决高下的时候吗?
我的话,现在终于发现了。
什么样的麻将才会让我感到快乐……

“自摸!国士无双!花牌六,98番。闲980庄990。”

就是像这样把胆敢冒犯的鸡,踩在脚下蹂躏!

中坚战南二局,结束。


韩国队14070
日本队11280
中国队8100
美国队6550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33
在线时间
39 小时
牛矿石
3767
节操
40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6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就如上条动态说的那样,由于我15号去江苏参加中国好作家(类似比赛)了,所以这个月是不可能再更了,8月可能都没法更。(要在40天内写5篇不一样的小说)
尽管我感觉,自己第一轮就被刷了。怎么说呢,这次参赛的人都非常有实力,毕竟三月份开始就在全国海选,MD我是11号才知道这件事,然后就给安排上了。
所以我现在方的一笔,哪怕我的目标只有苟过第一轮,总冠军这种东西应该别想了。
为了以防万一,我明天先去上海拜个神=。=
总之要是第一轮给刷下来了,你们8月就能看到更新了。
好,继续解释一下剧情里出现的东西。凭依那条出来的天手力和建御名方神不解释了,之前剧情里提过,就说一下“八部众”这个说的是佛教里的八种神道生物,就是平时说的天龙八部。
话说中坚战打的好像是久了一点233
不过下一章更的时候就该打完了。
我这里可以把预告直接说出来,反正你们也能猜到。
没错!又是白门楼!
中坚战毒奶显灵,白门楼玲绮殒命

不知不觉我也更了半年了。
在此感谢所有追到现在的猛男。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正在直播

Archiver| 手机版| NeoTV游戏新视 ( 沪ICP  

GMT+8, 18-7-19 04:3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