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主: 夜川

[原创] 孙一峰的赌神传奇 [复制链接]

UID
2113516
帖子
34
在线时间
11 小时
牛矿石
192
节操
14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19
发表于 18-6-28 03:44:49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文豪啊,牛逼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2 03:47:57 |显示全部楼层
中场时间焕佳并没有回到休息室,而是继续留在比赛房,身体无力地瘫倒在了椅背上,眼睛也失去了原有的光亮,张开的嘴里不时传出阵阵哀鸣。
“怎么样**开心吗?”
即便是在中场休息,比赛房在原则上也是禁止非当前比赛选手进入的。也不知道常佳使得什么手段让门口几个保安都奔向了厕所。趁着这会儿功夫,她便溜了进来,将一瓶还冒着冷气的宝矿力放在了焕佳面前。
“开心个毛线,我现在好想死啊!”
焕佳娴熟地用单手就拧开了瓶盖,喝了两口后似乎想起了点什么,张口就问起了孙宁去的去处。
“因为还没搞清楚比赛规则,所以被表姐拉着恶补相关知识去了。”
这个结果也到蛮符合少女的预期,倒不如说不出点什么状况才是最奇怪的状况。
“感觉你的话变多了……”
“有吗?”
这个一向用兔子手偶说腹语的丫头,一时间没戴着兔子也没发出那种奇怪的腹语,着实让焕佳有些奇怪。但这些变化终归还是好的,正常人就应该这样才对,所以她也没有仔细深究其中的原因。
在常佳离开比赛房后,焕佳才会想起了她的脸蛋从进来开始就有些泛红,离开的时候脚步也显得有些许摇晃。在结合她的行为来看,焕佳很快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“不会是感冒了吧……”

另一方面,在中国队的休息室里。
张芠妡正不厌其烦地向某一个弱智少年解释着本次的赛规。
“这个包责是什么意思?”
“就大明杠杠开的情况下,点杠的那家独自支付**的分数。另一种情况是这次比赛凡是提供大四喜刻材或者杠材的,无论最后大四喜是**还是别家点炮,都要支付一半的分值……”
“白板上面为什么刻着白字?”
“那是为了防止选手轰盲牌,曾经有过一个人把十八张牌都轰成了白板,所以世界规则里的白板都刻上了‘白’来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……”
正当孙宁要问下一个问题时,一直坐在边上的叶南琴悄悄靠了过来,用手指适宜他先别说话,然后她便用手扯着喉咙,尽可量地模仿出了男性的声音,在芠妡耳朵边低语。
“今天**的图案是……”
“熊……”
芠妡在说出第一个字的瞬间就意识到自己给耍了,如果自己穿得是性感的黑色蕾丝,这个时候还能摆出成熟女性的一面……
羞耻、挫败、屈辱。一系列叠加的情绪迫使她连抬起头都做不到,如果可以的话,她想要现在就从甲板上跳下去,也好过继续待着房间里等待即将发出的讥笑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于是芠妡陷入到了抓狂。她大叫着用枕头压住了自己的头,以此来躲避其他人的视线。孙宁刚要伸手拉她起来的时候,叶南琴却一把拉住了他。
“别管她,说实话其实我也没看这次的赛规。比起关心她的现状,我认为小宁还是关注一下自己的对手比较好。”
说着她走向那个兔子手偶,打了一个招呼后才拿走了**,把电视节目从现场直播切换到了东京电视台。
“动画片?”
“这也是我没料到的情况……”
叶南琴在房间里一番搜索后找来了电视能切换的信号台,好在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是放送动漫或者综艺节目的电视台,内容也正好说道此次日本队的大将孙绪冬。在摄像镜头捕捉到孙绪冬的脸部特写时,叶南琴立即就按下了暂停,她用手戳了戳那个粉色脑袋问道。
“你有没有觉得这张脸很面熟?”
“不觉得。”
“你再仔细瞧瞧。”
孙宁将目光聚焦在了一条细缝,从像素层面彻底扫视了一番这幅特写后,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判断。
“你就没感觉她长得很像你妹吗?”
见孙宁依旧摇头,叶南琴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。事实上她也没能瞧出来照片中的少女和焕佳又哪点相像,很明显她们所使用的口红色号都不是同一种。
“难道韩宗的不是我们?”
叶南琴给孙宁翻出了手机的聊天记录,“线人”发来了一副对比图片,照片上的焕佳还没有把头发留长,如果把头发的颜色替换成粉的,长得确实和孙绪冬有几分相似;另一张照片则是孙宁的,那是一张女装照片,除此之外他还戴了一顶粉色的假发……
孙宁对着这些照片先是一愣,脸上的笑容尴尬且僵硬,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件事情。这些照片除了他自己以外,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有——钱思媛。


中坚战南风局。
在确认手牌之后,除焕佳之外的三人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。先说日奈部,她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的问号;接着是沃拉,她很惊异自己居然能在有李玲绮的赛场上抓到三张东风。是李玲绮的力量被削弱了,还是说她和日奈部的力量对冲了?为了搞清楚状况,她将目光投向了李玲绮。
那张商业微笑的扑克脸此刻正浮现着惊愕与愤怒,还有不可思议。别说是她的对手,就连她自己,整个韩国队的教练团都没能想到,她的手上既然会没有任何一张字牌也没有任何一张幺九牌。
虽说不能百分百下判断,但李玲绮相信一定是刚才的幽能波动影响了这个牌桌上每一个人,并且暂时封印了她们的能力。也就是从现在开始,她们只能以牌技来决出胜负。
“我现在就告诉你们,你们三个都得死!”
李玲绮听不懂孙焕佳在说什么,只是依稀感觉到她手头的牌很大……不,这种气势应该已经听牌了,战术和上半场不一样了。

与此同时的解说台。
由于黄旭东先前就扬言看好李玲珑,结果下半场一开始她就连字牌都没法摸到。孙一峰便调侃起了他,弹幕上的二五仔也跟着带起了节奏。
“**这个游戏是会这样的啊,谁都有运气不好的时候,又不像大哥可以开挂。”
“开个毛,我再说一遍,老子没有开挂。看比赛看比赛。”
碰巧OB扫到焕佳的手牌,一连串问号霎时间席卷了这个频道。孙黄二人都没瞧清,但也能猜到问号刷成这样,少说也是胡个清一色。孙一峰瞧了一眼当前的赔率,平行的眼缝已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“专业解说下个判断啊。”
他故意把嗓门拉的大,还顺势拍下黄旭东的肩膀。黄旭东平日里虽也好排面,可也不是傻子,这样低级的拱火计量对他毫无作用。
“我不要。”
“判断都不敢下,你还是不是男人。看哥来下,李玲珑打得真是好。”
“她打得是还不错。”
就目前的表现在来说,李玲珑表现着实出色,即便是在这样劣势的开局下依旧保持着稳定的发挥。哪怕知道这话茬不能接,但黄旭东内心深处那颗属于专业解说的心脏,让他无法不赞同孙一峰的观点。
就是这话一出,弹幕上又刮起一阵功利逼的节奏。
“打得好夸两句怎么了,要是焕佳打得出彩一点,我也会夸的呀!你们觉得焕佳有实力,是因为她起手好,听牌快,可她又胡不了。你们看比赛是会觉得什么李玲珑也就这样了,真得坐在牌桌上打牌的时候,你就感觉她无限强。你们等着瞧,这局她要是没胡,等一下就要放大招了。”
“祭方天画戟咯?”
“对的呀。我Infashion天下第一啊。”
说完黄旭东还摆了一个造型,哪知道这话一出,比赛房内就传来了一记清脆的响声。
焕佳将三万重重地甩在桌上,霸气向众人宣告自己的胜利。
“**三万,清一色三暗刻不求人花牌六,50番闲500庄510。”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节操 +2 收起 理由
冀求 + 2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6 01:41:01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先封印除自己以外的能力,然后只拿出刚好击败对手的力量对局,真不知道该说是吝啬还是恶劣。”
冰尹用手指拨弄着黑色的秀发,眉间紧锁,眼珠在大小两个屏幕里来还打转,声音满是无奈。坐在她身旁的李纪冬则是一脸的诧异,她和其他选手一样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。如此艰辛的中坚战,对她们来说都还是头一次。
“原来中国也有高手啊。”
李恒菜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和焕佳交过手的事情,在她的世界里,屏幕里的这个中国队中坚非常有实力,和自己至少也是有五五开。
“你的实力,去了就是送外卖。”
角落的位置传来一阵阴暗的冷笑,李恒菜转过身刚准备破口大骂,却发现说话的家伙是个自己没法招惹的货色,硬生生把到喉咙边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“真希望副将战也有这么强的人……要是没有的话,可能就没有大将小姐出场的必要了。”
冰尹瞄了一眼副将战的名单,日本队的赵宇曦、美国队的约希娅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若是按照先前的名单由自己出场,定是讨不到半点便宜,能不丢分就可以偷笑了。中国队的黄常佳可能是这场唯一的得分点,但她的积分排名却很有问题,九十八的世界排名似乎是可以为了上排行榜而凑的分数,每一场比赛只要得到积分名次,下一场就直接弃权。
若是害怕自己的打法或者能力被人研究,完全可以在团队赛中混积分,可她的积分却全是个人赛的成绩,团队赛的记录这还是头一次。不过要上场的又不是自己,那种怪物还轮不到她来关心……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13 01:06:56 |显示全部楼层
上一次打牌的时候出汗是什么时候,李玲绮已经不记得了。
三年前?四年前?
即便是在个人赛上撞见李蒂秀,她也未曾像现在这样紧张。
是因为明知道会输才会那般从容吗?
是因为不知道会输才会这样害怕吗?
两者都不是。
胜负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在马路上行走一般。
她早已忘却了胜负的意义,就连自己为什么要打麻将的理由也不记得。
每天起床,吃饭,然后在牌桌上自摸,最后睡觉。和大多数上班族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,她将原本的娱乐也变成了工作。职业雀士的生活日复一日,但她从未想过这样无尽的循环是为了什么。
不对,她想过。但根本找不到答案,所以很早以前就已经放弃了思考。
继续训练,然后参赛。
她不像李纪冬,比赛输也好赢也好,都不太打紧。
真是奇怪啊,既然没有胜负心,那么自己到底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比赛?
越是思考这样的问题,就越是头痛欲裂。

“打麻将难道不是为了快乐吗?”
李蒂秀是这样回答我的。如往常一样,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的令人安心,但这位大小姐的想法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快乐吗?
对于李蒂秀而已她的快乐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她还太单纯。而对李玲绮来说,只有一种情形的麻将,她才有可能感到快乐——
李玲绮中断了这些的思考,攥在胸前的拳间不时开始洒落出一些金黄色的粉末。

比赛房的空气较上一局来说又浑浊了几个层次。当然这选手排出的二氧化碳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,为了保证每一位选手都能全面发挥,主办方甚至对房间内的氧含量都做了调整。
尽管空气成分仪没能发现,但日奈部却能清晰地感受到,这个房间内出现了什么。李玲绮周围的风,尤为奇怪。那根本不是风该有流动方式,仿佛在她的身后站着什么巨大的东西。
她揉了揉眼,想要看清一些,无意间却在这时对上了李玲绮那双犀利的双眼。
那是双几乎能把人瞪穿的眼睛。
四目交汇的瞬间,日奈部已经下意识地伸手去扯自己的嗓子眼,若不这样做,她根本无法确信自己的脑袋还连在脖子上。

“糟糕了,韩国队那丫头连‘出马’都用上了。”
御坂一眼就瞧出了李玲绮的路数,然后熟练地从外套内兜里取出了一根百奇,叼在嘴里,下意识地从裤子口袋摸索起了打火机。
房间内除了孙绪冬外,所有人都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词汇感到陌生。

“‘出马’是什么?”

张芠妡也是个没听说过出马所谓何物的主儿,自然也对叶南琴嘴里的出马有几分好奇,只是她前嘴刚一发问,孙宁就在背地里接了一句“想不到……”。话都没说完,电视的遥控器就从少女手中脱手而出,十分巧合地砸在了他的头上。
“不要意思,亲爱的。手滑了。”
当事人对此表示只是意外。
“出马,也叫出马仙,是一种北方萨满的原始巫术,将鬼神的力量强行附于自己的身体。”
叶南琴仿佛是早已看穿一切那样,只是等到他们安静下来再对出马做出了解释。
“某种程度上和日本神道教的凭依十分相似,不过区别十分明显……”


“能够凭依到神明比起出马级别要高出好几个层次,像是拥有长野血统就能够凭依天手力或是建御名方神,只要血统纯正就连主神级别都有机会尝试凭依。不过出马就不行了……”
在孙绪冬解释的时候,日本队的选手都不自觉地朝着长野出生的半藏看了一眼。不过感受到视线的本人,对孙绪冬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,只能发出懵逼的嘤嘤声。


“出马的极限便是所谓‘狐黄白柳灰’的五仙家,简而言之就是和妖怪无异的存在,在糅合了南派的符箓后,才延伸出出马‘八部众’的手段。而且无论是五仙家还是八部众,都需要几十年的后天修炼。不过李玲绮是韩国人,自然不可能会用正宗的出马术,我想她应该是用了强制出马,不过手段会有强烈的副作用……她到底出马了什么东西?”
叶南琴实在没想到韩国队居然会留这样一手,看着李玲绮飞速的进章,她已经为焕佳捏了把冷汗。即便现在搞清楚李玲绮出马了什么妖魔鬼怪,也已经为时过晚。
孙宁睁大眼仔细地瞧着李玲绮的一举一动,不过每一次因为她身后晃动的黑影而走神。瞧了许久之后,他才确定那是黑影是个人形。
身上披的是黑虎吞天连环甲,胸前挂的是红棉百花袍;勒甲的要带上有头玲珑蛮狮,垂下的盔缨则是三股叉。胯下的战马虽只剩得骨骸,但手中那杆画戟依旧八面威风。要说美中不足地方大概只有头盔下空洞的黑影了。
“出马的东西?你是说她身后的盔甲吗?”
孙宁可以确信这套盔甲里没有人,只是普通的盔甲。
普通到像是会出现在游戏或者影视剧当中。
或者说这样的东西就应该出现这些地方。

“你……看得见!”
御坂嘴里的百奇被吓到了地上,发出了碎裂的咔咔声。
粉毛的少女头发拨回耳后,回过头,稍显呆滞的目光充斥着更多的不可思议。
但在下一秒之后,她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她用着左手轻轻地敲击了桌面,视线也从比赛直播游离,望向了窗外的阴霾,紧握着搅拌勺的右手在早就凉掉的咖啡里打回地打转,逐渐地也停下了动作。
“是你们看不到。”


呐,蒂秀。
什么才是你打麻将最快乐的时候?
是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的时候吗?
是第一次团队赛上1v5的时候吗?
还是和在意的人一决高下的时候吗?
我的话,现在终于发现了。
什么样的麻将才会让我感到快乐……

“自摸!国士无双!花牌六,98番。闲980庄990。”

就是像这样把胆敢冒犯的鸡,踩在脚下蹂躏!

中坚战南二局,结束。


韩国队14070
日本队11280
中国队8100
美国队6550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7-13 01:22:34 |显示全部楼层
就如上条动态说的那样,由于我15号去江苏参加中国好作家(类似比赛)了,所以这个月是不可能再更了,8月可能都没法更。(要在40天内写5篇不一样的小说)
尽管我感觉,自己第一轮就被刷了。怎么说呢,这次参赛的人都非常有实力,毕竟三月份开始就在全国海选,MD我是11号才知道这件事,然后就给安排上了。
所以我现在方的一笔,哪怕我的目标只有苟过第一轮,总冠军这种东西应该别想了。
为了以防万一,我明天先去上海拜个神=。=
总之要是第一轮给刷下来了,你们8月就能看到更新了。
好,继续解释一下剧情里出现的东西。凭依那条出来的天手力和建御名方神不解释了,之前剧情里提过,就说一下“八部众”这个说的是佛教里的八种神道生物,就是平时说的天龙八部。
话说中坚战打的好像是久了一点233
不过下一章更的时候就该打完了。
我这里可以把预告直接说出来,反正你们也能猜到。
没错!又是白门楼!
中坚战毒奶显灵,白门楼玲绮殒命

不知不觉我也更了半年了。
在此感谢所有追到现在的猛男。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07274
帖子
65
在线时间
36 小时
牛矿石
430
节操
9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6-15
发表于 18-8-27 13:30:21 |显示全部楼层
我一直觉得你很有实力!
果然
好作家正是你的归宿!(现在来写评论会不会太晚了 哈哈)
继续等待新的篇章
[发帖际遇]: kelvinxan 前往安纳海姆议事堂后就再也没有回来,大家瓜分了他留下的 3 牛矿石 . 幸运榜 / 衰神榜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9-14 00:02:06 |显示全部楼层
一周前。
“平衡?”
尽管是亲耳听到的,但是焕佳还是觉得这种词汇不该出现在父亲的嘴中。她用浴巾简单地擦拭着长发,水滴沿着发梢滑过背脊,流经脚踝最后滴在浴室的地毯上。她不喜欢用吹风机,因为那样容易损伤发质。但她还是按下了吹风机的开关,这是要放给某在坐在外头沙发上的老爸听的。
“这么长的头发不吹**就走出来,你要是感冒了,你妈不得干死我?”
她并不打算向那个五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人,阐述有关头发与女人生命之间的关系。比起女儿的第二生命,这个男人会更注重自己是否被老婆责怪。好在他如今视力欠佳,只能听得清吹风机的动静,看不见女儿头发上挂下的水珠。
“上场不就是应该疯狂**,然后结束战斗吗?”
对于女儿说法,孙一峰不为所动。他用筷子从外卖的塑料盒中夹住一枚羊肉烧麦,整个塞进了口中,端起羊肉汤的塑料碗喝了两大口。
“羊汤饭店的?”
孙一峰点了点头并示意让她坐下吃早饭。一动筷子,孙一峰便这样问她。
“一口能吃下吗?”
孙焕佳不知道自己父亲打着什么鬼算盘,硬是张大嘴把整个的塞了进去,要不是靠着捶胸和灌水,这烧麦还真咽不下去。瞧见女儿的狼狈模样,孙一峰也只是笑了两声,用牙签剃开包着羊腿的锡纸。
“这个腿还吃得下吗?”
焕佳拼命地摇了摇头,生吞带来的饱腹感让她对一切食物都产生抗拒,尤其是羊肉,那股独特的膻味会立刻勾起她咙底的窒息。
“这就对了,胃口没那么大就少吃点,小心自己一口吃不下,最后都便宜了别人。这种事情就跟养猪种地是一样的,你没办法一刀给他们割完的时候,就要收点心,给他们一点灌养,让他们麻木让他们产生幻觉……”
接下来那一套就是他没事就挂嘴边的科学养猪理念,焕佳早就听厌了,一听是这个,她拿起一瓶饮料就溜得远远的。


“人与生俱来就必定伴随着一种才能或者说天赋。如果这个世界有着属性表这样按下某个键就能出现的东西,一切大概就能简单很多,每一个人的才能都会在适合他的位置上得到发挥。比如黄旭东的毒奶、jbr的歌喉、nono的舞姿以及time的父甲天下……”
“所以张总你的天赋就是一个‘凯’字吗?”
小莉的这一打岔让张浩瀚的笑容变得僵硬,左眼瞪得斗大,右眼却挤成一道细缝,嘴半张半合一时说不出话来。好在这位懂事的秘书很快就意识到了需要扯一个话题,好让这个屈辱的领导有个台阶下。她用手戳了戳张浩瀚面前的屏幕说道。
“这张八条打的有点好。”
“你懂**?”
“不懂。”
“那可得学了。”
说着张浩瀚得意摸起来自己瓦亮的前额,故作姿态地瞄了小莉一眼。以他的计算,凡是一个有脑子的部下,都应该顺着他的话,先拍一通马屁再心悦诚服向他拜师。虽是他设计好的套路,可只要想到能体现自己的威严,心底的窃喜通通爬上了脑门。
“嗯,我这周末就去孙家拜师。”
“拜什么师!”
张浩瀚一听立即就翻了白眼,头也不摸了,恶狠狠地瞪了秘书一眼,转头就想走。屁股刚一用力,就给安全带拽回了座位,这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正在飞机上。眼瞅着要给面前的驾驶员听笑话,他急中生智立刻补了一句。
“孙一峰的本事是你这种人学得会的嘛!”
“那我去黄家。”
“黄旭东个狗逼哪里会**,全是靠宝物堆的。哪怕栓条狗来,配上他的全套装备也能赢!”






C位中坚是个过时的战术,特别是这次的赛程,大将战是打全庄战。将ACE选手安插在中坚的位置上,就是在浪费输出。只有战术理解落后的日本队才可能采用这种战术,中国队向来以敏锐的节奏理解见长,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。
美国队的教练们不断调整着仪器实时模拟着南三局的比赛。就目前的比分来说,美国队的情况相当不乐观。八千的分差就先不说,剩余的六千分即便不撞枪口,也容易被**刮没。
沃拉·瑟兰迪擅长数据分析,这样的选手在神棍场最多算上是转基因的韭菜,速攻七小对即便能在最后两局挽回一点损失,最多也不超过一千分,副将和大将的压力会很大,约希娅和周一峰都不是高火力形的选手……
正当他们全部认为应该全力避四时,场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转折点。中国选手孙焕佳在第四巡的长考之后打出了八条似乎选择了弃和,这可能是一次巨大的失误。在她打出这张牌前,电脑AI的计算她在这局的和牌率已经达到了80%以上,现在已经不到15%。
而沃拉却在同时选择了鸣牌,碰走了八条,放弃了暗听的七小对。
“沃拉这是想做绿一色了。”
约希娅一眼就看穿了沃拉接下来去的行动,而周一峰瞧出的却是这背后的端倪。
“是焕佳要控场了。”
[发帖际遇]: 夜川 下注的菠菜被小色奶了一口,损失2 牛矿石. 幸运榜 / 衰神榜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8026
帖子
272
在线时间
128 小时
牛矿石
4271
节操
23
竞币
0
注册时间
18-7-15
发表于 18-9-14 00:11:34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更新了还行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9-26 00:43:56 |显示全部楼层
在孙焕佳连续打出几张绿色牌后,如今就连傻子也能把局势看个明白。美国选手沃拉优势巨大,手上的绿一色通过不断的碰吃已让成型,紧随其后的便是在本场中坚战中备受瞩目的韩国选手李玲绮,敢在绿一色面前横张报听的或许也就只有她了,而她手头的牌也时非同小可的三暗刻**,胡的是一万和九筒,一旦**就将会是152番的超级大牌。
隔壁的日本直播间已经打出了“役满对决”、“绿一色对**”这样中二的标题,孙黄二人却不知为何在这时挂出了热水器的广告,惹得直播间里怨声载道,立即就有黑粉转发微博展开了新一轮的撕逼大战,只有美韩两家还在老老实实地分析局势。
美国人相信神经网络计算的准确性,只要掌握了概率就不会出错了。依照他们的计算,南三局进入流局的可能性已经达到了93%,剩下的7%甚至还握在李玲绮的手里。

“纪冬如果在场的人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面对挚友的询问,李纪冬放下了手头的杯装咖啡,眨眼的功夫就给出了结论。
“杠!”
宋冰尹对这个答案十分认可,依照她对牌山的计算,一万和九筒必然有一张埋藏在牌山的深处。按照目前的流程来看,会拿到最后一张牌的人应该是日本队的日奈部纱舞,她这一轮的弃牌全是间张,始终没打过任何一张幺牌,她似乎是在努力地向国士无双靠拢,手上却可怜的只拿到了中和白。
冰尹很好看这一局的结果。若是平时的李玲绮必然不会选择杠这样的战术,她宁愿不胡也不会冒这个险。她曾在队内练习的时候被总教练的抢杠技**了无数轮,虽也学会了一些抢杠的精髓,但她本人却不太愿意开杠。但出马后的她无论是气质还是胆量都和原先不同,如同一辆舍弃了装甲,全面提升火炮威力的战车。

“一个字就是‘莽’!让你们看看就是这一拳,等一下美帝就要遭重了,这一拳下去就是三千分,你们说得没错就是‘要你命三千’。这一拳之后下一轮,再来一个役满**,美帝就剩2000多分了,这还打毛,副将战顺便一个**可能就给带走了。怎么办啊,孙哥,大将战没得打了啊。”
广告结束回来的黄旭东一个人叽里呱啦地给李玲绮一通乱吹,开心地脖子都笑没影了,孙一峰坐在一旁用手捂着脸,一个劲地摇头,嘴型似乎是在叨叨着“**蛋啊”、“打个毛啊”。

眼见牌山就要见底,一个声音使得赛场上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。
“杠!”
观众都看得出,孙焕佳的这个举动把在场的其他三位选手吓得不轻,就连李玲绮也为此咬唇皱眉,日奈部选手更是惊慌地捂住了嘴巴,但还是有人从她的指尖缝隙中听见了那个招数的名字——岭山开花!
只可惜这一次鲜花并未能在万众瞩目中盛开。毕竟她还没听牌,她此次的行为不过是改变一下牌序,顺便将某张牌拿走。少女不动声色地将九筒置入了手牌,随手就从手牌的最左侧打出一张二万。
日奈部摸到了一万,这让她的脸上重新恢复了血色。
147万369筒258条,东西白中。花龙,全不靠这两种番形原先只存在于中国**,是本次大赛添加进入的东西,算是日奈部临时变招得出的产物,即便算上她场上的六张花牌也不过30番大小。
沃拉摸到的是一张五条。如果他在这时选择**,也就是一个清一色,大概能胡到个一千分上下,这点分数相比美国队的落后来说简直杯水车薪。既然已经走到现在,退一步也早已经不能。
不做役满和咸鱼又有什么分别!
沃拉没能想起这是她在那部电影里听见的台词,高涨的斗气已如烈火点燃她的全身。而在她打出五条之后,局面上的压力就统统来到了李玲绮身上。
她摸来的是“发”。对于已经报听的她来说,凡是不能胡的牌即便摸到手也是要丢入河里的弃张。只不过这张牌有些意外,谁都清楚这张“发”来的很不是时候,若是早一巡来,她便能再收割个六千余分,到时这场胜负的天平就已完全倾向韩国。这个时候却是要她的命。
在李玲绮的世界当中,日奈部是要这张“发”的。究竟是全不靠还是国士无双,她无从判断,谁让这个该死的日本妞从头到尾都在打间张,加上她也有和自己一样能够聚集幺牌和字牌的能力,河里也确实有着足够的字牌……
若是平常状态下的李玲绮或许会冷静一笑,大方地将手中的“发”打出去,杠的话还有国士无双抢暗杠的危险,简单计算之下就能得出打出牌造成的平均损失会是最低的结论,不过此刻的她正处于“出马”状态,这状态下的她会把一切的点炮行为视作一种耻辱。
“杠。”
她的声音远比之前的孙焕佳更有气势,螺旋的气流随之升腾,宛如在她身后站立着千军万马,铮鸣的马蹄跟着冲锋号一触即发,就在她的军势即将冲垮在座的其他三人时,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一道绿色激光从天边乍现,绿色的城墙拔地而起,一路连绵至天际,瞬间就阻挡了她前进的步伐。
回过神,身边的千军万马早就无影无踪,她定睛一看,这才注意到她在杠牌后拿到的牌居然是一张二条……
“胡!清绿一色,对对胡,捡杠花,共计124番2480分。”

韩国队11590
日本队11280
美国队9030
中国队8100
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07274
帖子
65
在线时间
36 小时
牛矿石
430
节操
9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6-15
发表于 18-9-27 16:58:25 |显示全部楼层
哇 好棒!又更新啦!
那个人 又回来啦!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034635
帖子
2534
在线时间
1948 小时
牛矿石
419037
节操
510
竞币
775
注册时间
15-3-21

一年章 两年章 三年章 Neotv大富翁 你快乐吗

发表于 18-9-27 17:12:05 |显示全部楼层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024031
帖子
8047
在线时间
4090 小时
牛矿石
23800
节操
-18264
竞币
205
注册时间
15-1-30

NeoTV悲剧帝 一年章 两年章 你快乐吗 鸡公煲杯荣耀勋章 Neotv节操帝 Neotv大富翁 Neotv明灯章 古拳法勋章 牧师之证 PUBG-平底锅

发表于 18-9-27 17:37:10 |显示全部楼层
长坑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1202870
帖子
15469
在线时间
2588 小时
牛矿石
311926
节操
5510
竞币
3680
注册时间
14-6-5

一年章 紫色特工徽章 粉色特工徽章 橙色特工徽章 你快乐吗 虫族章2 NeoTV灌水狂人 Neotv大富翁 四年章 三年章 两年章 PUBG-空投箱

发表于 18-9-27 17:58:11 |显示全部楼层
赌神已经消失在江湖中了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1227779
帖子
28253
在线时间
8937 小时
牛矿石
1237882
节操
21261
竞币
5280
注册时间
13-9-9

Neotv节操帝 橙色特工徽章 Neotv大富翁 粉色特工徽章 NEOTV专业观众章 紫色特工徽章 Neotv明灯章 纯白特工勋章 NeoTV菠菜达人 人族章 神族章 虫族章 教主章 Stork章 Jaedong章 人族章2 神族章2 虫族章2 一年章 两年章 三年章 四年章 NeoTV灌水狂人 NeoTV悲剧帝 攻略达人之证 你快乐吗 奥术粉尘之证 PUBG-平底锅 PUBG-空投箱 PUBG-物品盒 NSL参与章

发表于 18-9-27 18:18:23 |显示全部楼层
竟然又更新了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9-30 00:38:31 |显示全部楼层
中坚战的南四局。
李玲绮的气势没有丝毫的衰减,刚才的失败并没能影响她,反倒是激发了她的斗志。战马的嘶吼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逐渐清晰,每当她抬起手的瞬间,其余三人都能感到一股来自冷兵器的寒气。
焕佳看得最为清楚。
那是赤兔马和方天画戟。
闭目揉眼后四周的景象也被转移到了尘土飞扬的古战场。
她也能感受到李玲绮的杀意是冲自己来的。她一定会为南三局,自己故意协助美国队做绿一色,而迁怒自己,然后便在这一局里千方百计地迫使自己点炮。以李玲绮的能力来说,最容易速攻的就是走带幺九,可惜这毕竟是四番的超级小牌,无论出马前后都不是她会考虑的对象,她的速攻少说也是一个混幺九,甚至是清幺九,哪怕她会用国士无双打速攻,孙焕佳都不会感到例外,谁让李玲绮就是有这种实力的怪物。
不过**这种东西光有实力是不够的,无论是谁都会有翻车的那一天。龙游浅水、虎落平阳……我承认你很有实力,但这里并不是你一挑三的虎牢关。
有一个股奇特的奶味在空气间四散开来。战马的咆哮逐渐变成了悲鸣,手中的兵刃也如掉进了浓酸之中转瞬消散,身后的铁骑更是灰飞烟灭。后颈的冰凉迫使李玲绮回到了现实世界,她是在第二巡就打出了报听,可现在已经是第二十巡了。
——白。
她的嘴无奈地吐出了这个声音,抓着牌的手一下子就失掉了力气,啪的一声落在了桌上。
“胡。小三元三暗刻,对对单钓,花牌2。一共是95番,1900分。”
焕佳全然没了一开始的激动,在亮出牌面后便起身离开了座位,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才停下脚步。其余三人也朝她递交了视线,就见她嘴唇微动像是说了一句话。
至于说了什么,她们既听不懂也听不清。

日本队11280(14800)
中国队10000(8110)
韩国队9690 (9800)
美国队9030 (7290)

“孙哥孙哥,你女儿居然是是中坚战的MVP。窝尻居然得了快两千分,焕佳居然这么有实力!孙焕佳NB!”
看着满屏幕的“孙焕佳NB”,黄旭东激动地扯着孙一峰的衣服,乐得像是一只两百来斤的毒爆,仿佛随时就会爆开庆贺一番。
“你说得没错,哥就问你一句话,看韩国人被干,你爽不爽。”
“爽!”
“还有飞机啊火箭啊都别刷了,两千分不到这都是基本操作,都坐下……感谢兄弟的超级火箭,低调点……”
“大哥你看看这个ID——孙焕佳的二五仔男友。娶你女儿的你怎么能叫她兄弟呢。来!感谢大侄子的超火!哎呀,你管他娶不娶,先大侄子。对了大哥,娶你女儿有啥条件不啦。”
孙一峰也没多想,还当是在当年的小直播间,也就二三十万听众,张嘴就来。
“娶孙焕佳没什么条件,什么有没有房子啊,礼金啊都不重要,就是NM的门当户对,这就结束啦。”
此话一出,屏幕上立刻刷满了“告辞”二字。
“有点过了,孙一峰!”
黄旭东也是看不下去,心里也叫骂了起来,说这狗比居然还惦记着另半个杭州呢。这时一个聪慧的猛男借着弹幕道出了某人的心声——半城一城连城,大哥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
“妈了个鸡,你们这些二五仔……对了,要给你们结一下账,让你们刚才**,你们都得死!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看着那些无脑压负的蠢蛋,孙一峰笑得眼睛眉毛都合在了一起,特别是在他瞧见压负最多的那俩凯子的名字时,更是连嘴都合不拢了。
“哈哈哈,肾亏和韭菜两个凯子,加一起压了六百多万……对了,肾亏怎么还没来,色你打电话问你那个弱智亲戚,飞机是不是飞反了,哈哈哈哈。”
黄旭东先是嘀咕了一句“以为谁都是你啊”才拿出手机给张浩瀚打了个电话,要是平时,他一个电话打过去,只要没关机,就算是在下半夜张浩瀚也会在三秒内接起来,可现在电话就是打不通……
“打不通,应该是在飞机上。”
“那我先把账给他们结了啊。”
“好。”
黄旭东悄悄把未打通的电话收到了解说台下,嘟的一声就挂断了,继续有说有笑地解说着比赛。


此刻的甲板上,有人正拿着平板看着数百公里外海空面的雷达图,在确认某个红点消失之后,得意地对着另一个人说道。
“真不愧是22世纪的科技,这下我们要对付的麻烦少了一个。”
“是两个。”
开枪的那人说道。
“我另一枪瞄的是湖南……”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10-1 02:47:59 |显示全部楼层
这间牢房的是特制的。
没有金属牢房也没有混凝土墙壁,有的只是软胶制成的透明罩笼。外头铺的是LED灯。从她进来的第一天开始它们就没有熄灭过,这里到处都是光,就连影子都不被允许存在。
她是进这间监狱的人当中,级别最低的一个。能吃上这儿的牢饭,最低也得是个部长,总统也关过七八个,现在隔壁还有俩在呢。但她也是身份最特殊的一位,她是一位职业雀士,一位世界顶尖的**选手。她曾在世界大赛上为她的国家披荆斩棘,赢得过无数的殊荣。
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些奖杯,在台前上风光过后,便只剩下了荣誉室里的无期徒刑。
那些囚禁她的人打算让这儿成为她的坟墓,希望她在这里腐腐烂,却假惺惺限制了她一切自杀的行为,美其名曰人道保护。每天送进来的食物都是牙膏状的流食,深怕她会用餐具戳开自己的喉咙。
起初时间在这里毫无意义,食物和水的头投送时间在是七十二小时内随机的,有时三天发一会,有时隔一小时就发一次。一段日子后她想出了一个办法,数自己的心跳,以此来推断时间。毕竟这里除了安静之外别无优点,入狱后她就没听过任何声音,连狱警模样她也只在进来的时候看过一次……
声音……
一个不属于她心跳的声音进入了她的听觉范围之内。
那是鞋跟踩过地板发出的动静。
似乎有一群人在向她接近。大概是有想要见她,会是谁呢?她想不明白。她没有兄弟姐妹,父母也早就死了,那些个远方亲戚在她入狱就主动与她划清了界限。简单的排除法之后,就剩下了那些关她进来的人和新上任的监狱长。
那些关她进来的人,大概只是想确认她是否还活着,有没有得精神病。
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心跳加速,捏在手掌心里的海绵小球也越转越快,一想那些人激将失望而归的面庞,她就激动地想笑。
终于大门打开了,在那群荷枪实弹的士兵进来之前,她注意到了一个熟悉身影。
“好久不见,李晨泫。”
那是一个久违的声音,一个久违的名字。
她将海绵球随手一丢,冲着自己那位曾经的教练徐智秀露出简单的微笑,然后便把目光移向了囚服胸前的编号牌——R008431。
“李晨泫……我都忘了这个名字。”
“这是新任总统给你下达的特赦令……”
一个士兵从徐智秀手中接过文件,代她转交到了李晨泫的手上。李晨泫没有着急去看写了什么,只把文件抱在了怀里。
“这算是昭雪平反吗?”
如果真是这样,她也不是不可以既往不咎,把这段牢狱之灾当做酒后的谈资。
“是国家需要你。”
“国家?”
她攥紧了拳头,愤怒的声音从喉咙底一口气爆发了出来。
“谁的国家!”
“我们的。”
“是你们的!”
压抑了多年的怨恨和愤怒在这一刻倾泻而出,剧烈的幽能反应迫使围在角落的士兵都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,警惕李晨泫接下来的一举一动。
“我为这个国家,日夜训练,在赛场上拿下了一枚又一枚的金牌,到最后我得到了什么?我被‘国家’,被‘你们’送进了这座监狱!在这里受尽折磨!徐智秀!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?你不知道!你和他们一样,冠冕堂皇地站在远离是非的干岸上!”
徐智秀就站在那里,像是一个看着孩子耍性子的母亲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那么多年过去了,她依旧是这样从容冷静。就跟天上的月亮似得,永远是那么的美丽,也永远是那么不近人情。月球是比地球更冰冷的一团无机物,有时你以为自己看全了她,熟不知只看清了一面;有时你以为她不见了,可她却一直就在你的头顶。
此情此景就如现在一般,四目相对,李晨泫迎上了她的视线,却没能从她的瞳孔间窥探到丝毫的情感。这让李晨泫稍许有了几分退缩。
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就此接受这份特赦书。因为就在着短短几秒的对话,她就想到了为什么自己会得到这份特赦书。
“我要求公开恢复我的名誉。”
“对不起,我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“叫你来这里的人有。他们要是不答应,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。这里也挺好的,包吃包住卫生还有打扫,说不准教练你也想过来住两天。”
没等徐智秀开口,刚才那个传递文件的士兵就给手里的武器上膛了,说道。
“你没有拒绝的权力!”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10-1 02:48:3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夜川 于 18-10-1 02:49 编辑


又双击了……
使用道具 举报

UID
2113105
帖子
147
在线时间
43 小时
牛矿石
4493
节操
45
竞币
0
注册时间
17-12-9
发表于 18-10-5 03:51:32 |显示全部楼层
他们的行为并没有令李晨泫感到意外,让她暗自诧异的只是徐智秀一闪而过的惊愕。
看样子徐智秀并不知晓全盘的计划。上面的人兴许只是派她做一个传话的,而且还只给了说半句,另外半句应该是说给这些士兵的。李晨泫确信他们并没有接到可以直接开枪的命令,上面的人或许还在掂量着能不能杀自己。
“教练这么多年不见,你就不感兴趣我在这里每天都在干什么吗?”
李晨泫展开双臂,她的左手里除了特赦令外还多了一把精致的**,与其说是武器,更像是某种纪念品。徐智秀知道这把枪的来历,是刚才替自己转交特赦令的士兵的。
“各位不要紧,我只是想和各位,还有教练赌一把。”
说着李晨泫张开右手,子弹叮叮当当地落在地上,一共是响了五下。最后一枚子弹她没有扔在地上,而是用它给手枪上了膛,接着就拿起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连续开了五枪,在场的士兵无不感叹她的强运。
“有人想要继续吗?”
当然没人会想,谁都知道下一枪是有子弹的,就大**而言她已经获胜了。比起这个无聊的游戏,他们更想知道李晨泫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药。哪知道她竟枪口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,这样开枪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,等他们意识到李晨泫可能是打算自杀的时候,已经为时过晚。
砰——
枪的声音和之前的五下一样。
徐智秀怔了一下,和那些冲上急着要确认李晨泫死活的士兵不同,她的脚向前踩了一步就停了下来。死亡大**里拿着枪对着脑袋连开五枪,这要有超人的运气才能没事儿,可要是开了第六枪也没死的,就得是真正的超人了……
“我输了。”
这句话就起死回生的魔法,李晨泫一个跟头就从地上翻了起来,她握紧拳头宛如一个胜利者那般狂笑,这把围上来的士兵吓了一跳,都以为是尸变了。徐智秀盯着李晨泫的眼睛仔细看了一眼,这是她们三年来第一次凝视对方的眼睛,上一次还是李晨泫被捕的时候。她记得李晨泫那时的眼神,没有丝毫的恐惧,有的只是无尽的憎恨与嘲笑,就和现在一样。
只是现在笑比恨更多几分。
“你的要求我会转告给上面的。”
徐智秀说完便转身离去,士兵们也急忙跟了出去,也就手枪都忘记要走。
等徐智秀走后,李晨泫才收起了笑容,手一松那枚完好无所的子弹就落在地上,清脆的声音在这个如死亡般寂静的地方回荡了很久。



警报已经在魔王大厦的情报信息中心“鱼羊鲜”响了足足十五分钟,再加上噼里啪啦的青轴按键声,周宁感觉有人把一串鞭炮塞进了他的大脑,咚咚的心跳更是令他躁动不安,他恨不得把手伸进自己的喉咙,捏着那颗发了疯的心脏,像是捏西红柿那样把它捏个稀巴烂。
好在这是外边的动静停了,周宁瞪圆了从老板椅站了起来,直勾勾地盯着办公室大门,就听咚咚的两下扣门,两个穿着“好事儿”T恤的青年男人便走了进来。
“报告!”
他俩是“鱼羊鲜”的主要负责人,见他们来,周宁就知道定是有戏了,他着急问道。
“怎么样!”
“结果出来了!”
两名负责人把一份完整的事件调查文案摆在了周宁的办公桌上。周宁看都不看就把文案扔到了一边,用手指着他们说道。
“我给你们三分钟,挑重点的说!”
“根据黑匣子传回来的情报,飞机被毁的原因是燃油爆炸。在爆炸前飞机被一个极小的物体撞击过,而这个物体似乎是一枚7.92子弹。”
“7.92?子弹?确定不是电磁炮发射的钨块?”
张浩瀚所乘坐的飞机是经过特殊改装的,哪怕是用20毫米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,零距离射击都吃不到损伤,就算是舰炮和导弹都能挨上几发。现在说让子弹给打下来,简直是天大的玩笑,杀了周宁他都不信。
“我们通过超时空技术观测到了,证实了那确实是子弹。而且对方为这次暗杀计划做了相当周密的准备,对方**了飞机遇险前后三十分钟的时空,对区域海域上空发动了超时空打击,每隔2秒重复17次……”
“册那!凭什么!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正在直播

Archiver| 手机版| NeoTV游戏新视 ( 沪ICP  

GMT+8, 18-10-21 18:3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